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夫君是个假太监_ 第九章 喂饭-

时间:2021-01-11 17:1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甜宝T小说夫君是个假太监 第九章 喂饭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见萧漫浓未反驳,洛雪沉蓦然沉下心,继续道:“公主可不要忘了,我乃将门之后,对付您的手段可多得很。若是您有心为难,恐怕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”

    她眯眼含笑,一改刚刚淡然的脸色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一向能言善辩的萧漫浓,被洛雪沉这番话激地双唇微颤,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可萧漫浓并不是个轻易退缩的人,虽是嘴上辩不过洛雪沉,但一双手已经有所动作。她快步上前,抬起藕臂还想再给眼前人一番教训。

    洛雪沉见状,也时刻准备好与之反击。

    但这次,带有分量的巴掌并未落到洛雪沉的面上,她抬眼望去,萧漫浓的手腕已被身后的人牢牢箍住,再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皇兄!”萧漫浓嗔道,雪白的腕子已然落下了轻微的掌痕。

    萧霆安没有说话,只是皱眉看着眼前这个让人头疼的胞妹,手上的力道稍稍松了些,“我是让六夫人带你过来歇息的,怎的还争执起来了?”

    只听得萧漫浓冷哼一声,将手臂抽离了回来,轻轻揉着手腕,“皇兄,若是你刚刚就在门外的话,想必也听到了。这六爷的夫人好胆识,竟然放话说她是将门之后,对待我的手段多得很,所以本宫便要瞧瞧她会使出一些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洛雪沉神色淡漠地站在一旁听着,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。

    话说知妹莫若兄,萧霆安又怎会不知萧漫浓心中的算盘,当他进门儿看到洛雪沉面上的五指印时,便猜出了事情的大概。

    所以萧霆安并未直接揭穿事情真相,反倒是找了个台阶给萧漫浓下,“漫浓,我记得在宫中之时,皇奶奶总是夸你乖巧端庄,怎的一出宫就变了性子?”

    “皇兄,哪里是我变了性子,明明是有些人想要用将门的手段对付我。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。”萧漫浓冷笑道,一双眸子始终落在洛雪沉的身上。

    萧霆安见她紧抓着这事儿不放,不由得有几分躁意,最终直接搬出了关黔南来,“这院子的门窗可是不隔音儿,若是你再这般说话,被你的六哥哥听了去,怕是要对你生了嫌隙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听到六哥哥这三个字,趾高气昂的萧漫浓立马变得温顺起来,赶忙躲到了萧霆安身后,扯着他的衣襟,开始服软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咱们今个儿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,该回宫了。”他说着,转眼看了看洛雪沉的脸,歉声道,“今日之事对不住了,我和漫浓带来的礼物里有宫中太医院秘制的上好的化瘀膏,你可以用之涂抹。对了,这会儿黔南已经歇下了,晚些我会让文太医再来问诊。”

    九五之尊都开了口,洛雪沉自然没有追问之理,她微微点了点头,又和他客套了两句,这才起身送两人出府。

    外边儿的天逐渐暗了下来,暗青色的天际挂着些许亮晶晶的星子,如同美眸一般轻轻地眨着。不知何时下起了鹅毛大雪,纷纷洒洒地飘落在干枯的树枝上,如银装一般将大树包裹地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送走这两位“贵客”后,洛雪沉便撑了伞朝放礼物的偏厅去。翻腾出化瘀膏以后,她便回到了院内的侧厅,对着铜镜将面上留下痕迹的地方涂抹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这时,小厨里的饭菜香气扑鼻而来,宋妈唤了几声后,洛雪沉赶忙收好化瘀膏,便回了寝房。

    由着关黔南的身子不适,所以饭菜都在房中进食,她也就省了跑来跑去的功夫。

    等她到的时候,檀木桌上早就布好了饭菜,而关黔南则倚靠在床边儿,翻阅着手中的书籍。

    刚刚起身的他换了一套青玄狐皮袍子,将本是散在脑后的黑发用一根玉簪挽了起来盘在脑后,看起来极为修整利落。

    “夫人,六爷吩咐让您先用膳。”宋妈浅笑着给她布菜,琳琅满目的菜品都快把洛雪沉的眼睛给绕花了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过是瞥了两眼,然后便将目光转移到了关黔南的身上,小声的贴着宋妈的耳朵道:“他不吃么?”

    宋妈抿嘴一笑:“夫人您先吃,小厨房已经备好了六爷的饭菜,待会儿还要劳烦您给六爷喂饭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洛雪沉就说怎么瞧着关黔南那般淡然地倚在床上看书,看来是早就指望自个去手把手地喂他。

    她迟疑了片刻,便抬手往碗里夹了些清淡可口的菜品,然后起身往床边儿走去。如今这病恹恹的人还未用膳,她可没那个胆子先吃。

    见她过来,关黔南缓缓收起了书,“怎么不吃?”

    洛雪沉拘谨地笑了笑,舀了一勺汤递到了他的唇边,“你身子才好,应当按时用膳。“

    “你......这是在关心我?”关黔南猛然抬头,如墨般黝黑的眸子在烛光下显得格外有神。

    噙在喉头的话还未说出,那人便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下颚,把她的脸转了转,凑到灯光下看了个清楚,“脸上这红印子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洛雪沉原本就没打算将这事儿告诉他,见他细问,便开口将其敷衍了过去,“不过是对脂粉有些过敏罢了,已经涂了药膏,不日便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聪明如关黔南,听她这般胡乱解释,他便通透明白了。

    知晓洛雪沉不会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,他开口道:“我记得昨个儿新婚之夜,你身上可是有着一股浅淡的脂粉气,妆容倒也算是精致。怎么一夜之间,便对脂粉过敏了起来?”

    被这般赤裸裸地揭穿,洛雪沉知晓再瞒不过去,索性将事情全盘托出,“早应该知道在你面前说谎,肯定会被拆穿。”

    关黔南望着洛雪沉笑,让她不禁觉得眼前的人有了几分人间烟火气,心中那种畏惧的情愫也消减了不少,“此事说来,还是因你而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关黔南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,示意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今儿个有人同我说,她与你乃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是我的出现扰乱了你们二人的关系,所以便出手教训了我一番,让我知晓这关府六夫人可不是这么好当的。”洛雪沉越说越觉得好笑,自个儿现在的语气怎的这般酸里酸气的,似是喝下了一坛醋般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